2009年11月15日星期日

自扫门前雪是一种公民自觉

http://star.news.sohu.com/20091113/n268173463.shtml

扫雪虽然是一种自助行为,但是也完成了甄别的过程。自扫门前雪,天地同此净。此时重提"各人自扫门前雪",和80年代不可同日而语。自扫门前雪不是一种自私,而是一种公民的自觉

  有一句话一直很害人,叫做"各人自扫门前雪,莫管他家瓦上霜"

  一说起前一句,每个人都立马跟出后一句。而后一句,一直是个典型的大毒草,反驳者莫不振振有辞,我等华夏子弟,文明古国,岂是作壁上观的人。扫 门前雪这种事是只能做不能说,一说出来就只能百口莫辩。在上世纪80年代时,为扫雪这话还有过个大辩论,主导者的意思大致是想提倡每个人做好本职工作就够 了。可是在如海的反驳面前,这个结论相当仓促。

  中国人骨子里的浪漫,不亚于法国人,做不了世界老大的时候还是积极地怀抱着世界。如陈蕃这样,处处以"大丈夫处世,当扫除天下,安事一屋"自居的人,最为相安无事。因为万一事后如陈蕃一样成了一番事业,这句话反而成为牛逼的资本了。

  对大丈夫的向往,就成了对大丈夫的想象。

  大丈夫是什么?即便是8090一代,也迅速地想起了抹不去的红色电影,他们无父无母无妻无子。即便出现个亲属,也基本上迅速成为反派摧残的对象,从而塑造了正派英雄胸怀天下、视死如归、拯救苍生的伏笔。

  而且,要背负着天下苍生,就非得有点什么大能力。要么是大政治家,潇洒地斡旋着社会,协调社会;要么是大企业家,紧要关头一掷千金;或者是个武功盖世的游侠,冷不丁一招制敌。

  可是,仅仅凭靠政治家和企业家的社会,免不了政治家和企业家寻找交易成本最低的模式,一脚踢开良心正义,合伙打劫公众。等武功盖世的大侠出现后,几番较量告终,三方握手言欢,贪官、奸商、刁民一统天下。

  出大丈夫的时代,一般也是乱世,活在大丈夫的时代,其实挺悲惨的。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,一面享受着平和的生活,一面嗟吁乱世的豪情。

  幻想大丈夫的人,面对不了人类文明的进程。现在已经不是饿着肚子还最能打猎的男人作为部落首领的时代了,而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空,都有自己的生活的时代。

  大政治家、大企业家们支撑着公共生活,而公众也放弃了对游侠的崇拜,公众自身成为公共生活的支撑。

  此时重提"各人自扫门前雪",和80年代不可同日而语。彼时的公共生活大门刚刚敞开,每个人还处于集体生活向个体生活的过渡阶段,每个人都找不 到和旁人的差别,对自己对未来都充满想象,每个人也渴望着成为公共的中心。而当下的每个人,已经适应了原子化,适应了一个有着分层有差别无中心的多元社 会。

  分久必和,从集体分裂为原子以后的个人,开始了重新集体化的体验。眼下的重组,不是基于一刀切的行政命令,而来自于自由组合。自由组合貌似自 由,而规矩仍在。每个人如果希望找到和自己类似的人,就需要表现出自己的特征。各人貌似在自扫门前雪,眼角余光也互相看着,扫的最干净的一组人自然看到了 这一组人的共性,惺惺相惜。剩余的人群倘若也想不做个原子,只有扫净门前雪方才可以。否则,对不起,你还是继续做个原子好了。扫雪虽然是一种自觉的自助行 为,但是也完成了甄别的过程。

  也不可小视扫雪小组,2008年的雪灾、地震等灾难中,各种趣味相投的来自不同扫雪小组的公民群体,又投入了对于不相干人群的大力救助之中,来自户外爱好者、越野俱乐部的人群,将趣味扩大到了对天下公众的救助之中。自扫门前雪,天地同此净。

  自扫门前雪不是一种自私,而是一种公民的自觉。换句新话,当叫做:各人自扫门前雪,刑于寡妻,至于兄弟,以御于家邦。